兩電加價就是欠缺企業社會責任?

讚好及分享:

政府近日公布,兩間電力公司計劃於下年度提高電價,港燈加價 5.2%,中電加價 2.5%。在眾多因素影響下,香港經濟前景不明朗,兩電此時上調電費,對商戶和市民無疑是百上加斤,故此不少人批評它們只顧牟利,妄顧企業社會責任,未能與香港人共渡時艱。到底這種論調是否恰當呢?

企業需平衡各持份者利益

企業社會責任指企業在營運時對相關持份者應負的責 任。持份者就是可以影響企業,或會受企業決策影響的所有人士,在企會財科常見的持份者包括股東 (或業主)、顧客、政府、社會等,所謂企業負上企業社會責任,就是指一個企業在決策時會考慮和平衡各個持份者的利益。

 

在兩電加價一事中,批評兩電漠視企業社會責任的人將重點放在它們對顧客的責任上,忽視了兩電對其他持份者的責任。

對社會的責任 — 環保

一個企業對社會的責任主要在環保、社區工作、義務工作等幾個方面。

 

兩電加價的原因,是它們將增加天然氣作為發電燃料的比例。2018 年兩電的燃料組合中,天然氣發電量排名第三,落後於燃煤和核能發電。增加天然氣作為燃料發電的比例,有助減少發電的碳排放量,輕微紓緩對環境的破壞和污染。然而,天然氣的價格比煤昂貴,引致兩電要以加價填補所增加的成本。

 

國際社會判斷一間企業有否承擔社會責任,最常見的指標就是環保。提升天然氣發電比例,正好展現兩電不惜增加成本都要負上社會責任。可是,有人又會質疑為甚麼兩電要環保,要盡社會責任,就要將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對股東的責任 — 利潤

公司股東最關注的,是一間企業的盈利能力和長遠發展。

 

為甚麼兩電不「硬食」上升的燃料開支,而要消費者一同承擔?無他,就是因為兩電都需要向其股東交代。如果提升開支而不增加電費,對兩電未來的盈利能力會構成沉重壓力,嚴重損害股東的利益,亦不是一間上市公司該做的事。

 

著名經濟學家,香港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忠實支持者米爾頓‧佛利民曾經說過:「一間企業最大的社會責任就是賺錢」,這句話恰如其分地反映一間私人企業的最大目的。一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必然會影響短期利潤,但即使社會對兩電有一定期望,都不能因此而持續犧牲股東利益。畢竟兩電都是商業機構,而不是非牟利團體或公營企業。賺錢,仍然是兩電的首要任務。

對顧客的責任 — 補助

企業對顧客的應有責任,主要在產品或服務的價格、質素,以及售後服務等方面上。

 

無疑,兩電加價對於基層市民來說可謂雪上加霜,亦預料會引起社會一連串非議。有見及此,兩電同時推出紓困措施,當中包括向低用電量的非住宅客戶提供六個月的豁免加幅期、為工商業客戶提供更換或添置節能設備五折資助、撥出二千萬元推出為期四個月的「齊飲 齊食齊加油」餐飲券計劃,資助長者、劏房戶和低收入家庭外出用膳等。

 

兩電的紓困措施總計達二億四千萬元,配合政府的電費紓緩計劃,電費升幅對大部分用戶的影響其實微乎其微,倒也算是承擔了對顧客的社會責任。不過,兩電如此操作,就令政府被不少議員詬病為以公帑補貼兩電「賺到盡」。

陷政府於不義?

對政府來說,它最重要的要求是企業要合法守規和繳交稅項,這方面兩電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電力是每個人的日常所需,兩電每次申請加價,社會上都有意見希望政府可以進行規管,確保兩電可以以合理價格供應市民所需,而不是只謀求暴利。這情況下,兩電還兩連續三年提出加價,讓政府陷入一個相當尷尬的處境 — 面對部分市民回購兩電,公營化香港的供電網絡等訴求,政府又難以確切回應,便只能透過補貼方式,減輕加電費對市民生活的影響。

 

對此,政府難以作出確切回應,面對持續加價只能透過補貼方式,減輕加電費對市民生活的影響。但在欠缺規管制度之下,補貼市民只能權作短期紓困,治標不治本。一個行之有效的規管制度,才能長遠地解決市民對兩電的不滿;否則,任何補貼市民的舉措只會淪為對兩電補貼,成為市民攻擊政府官商勾結,漠視民生的話柄。

企業社會責任的兩難

每個持份者對一間企業都有不同的期望,那些期望甚至互相矛盾,出現衝突,令企業很容易顧此失彼。要一間企業在作出決策時可以對每個持份者都負上責任是不切實際的,所以,在分析一個商業決定時,必須作出多角度思考,從不同持份者的角度出發,才能得到一個更全面的畫面。

撰文:陳灼輝

編輯:馮宏遠

回到主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讚好及分享: